山有寂庭。

大家好,这儿寂庭,承蒙关照
现居海外,曾经的BE写手、兴趣使然的画手
目前墙头有凹凸/灵能
cp有嘉瑞/双金/安雷/卡埃/茂灵/将律
请注意避雷
十分感谢你们的关注【鞠躬】

【茂灵】暖


今天的影山茂夫吃坏东西了。

早餐的面包和果酱好像都过期了的样子,或者说是那没有加热的牛奶,临近校门的时候,影山茂夫的肚子闹了起来。

好像是在胃里放了一个绞肉机一样。

影山茂夫捂着肚子蹲了下来,疼痛让他冷汗直冒,但这样的影山茂夫仍抽出了一点思绪神游天外的想:原来就算是超能力者,也会闹肚子,也会因为胃痛难受不已啊。

这么想着他又站起身,想往回走时,却一下子脚软了下去。

冬日的太阳出现的晚,因此地面十分冰凉。

好吧,这也许不是普通的闹肚子。

影山律总是出发的比影山茂夫早,因此等影山律来帮忙是不太实际的,但影山茂夫不知道还能向谁求助,要他开口实在是有些困难。

幸而米里一撞见了,对于认识的人,影山茂夫总算能开口描述情况了,于是影山茂夫被开来的救护车送进了医院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,今年几岁,家住哪里?”

上来便是这一连串的问题。

“……影山茂夫……14岁……家住……”

断断续续的回答了问题,接下来又进行了一系列信息登记,医生又问道:

“有父母家人可以赶来吗?”

影山茂夫转了转脑袋,父母白天都是有工作的,不能麻烦他们……律和他都是未成年,来了也无济于事……

“没有吗?叔叔阿姨什么的?”

这么说的话……那个人是不是能来……

影山茂夫颤抖着手摸出了手机,拨出了联系人第一位。

随后影山茂夫躺在急诊室过道的病床上,听着一阵熟悉而急促的脚步声,那人栗色的头发,笔挺的灰色西装撞入影山茂夫的眼帘。

“啊!mob,找到你了,你没事吧?!”

无疑是影山茂夫的那位师父,灵幻新隆了。

“啊,师匠你真的来了啊。”

“我不来还能有谁来?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胃里仍旧一阵阵的抽痛,影山茂夫喘了几口气,摇摇头:“不太好……”

这时医生走了过来:

“你是影山君的家属吗?”

“啊啊……”灵幻新隆回了回神,“不是,我是他的师父。”

“师父?”

“咳,是这个样子,这孩子是在我这儿打工的,跟着我学各种技艺,所以就认我为师父了。”

“哦哦,是这样……”医生抽出手中的纸,递给灵幻新隆,“刚才我们为影山君做了抽血检查、B超以及尿检,没错的话就是是早晨过期的面包果酱引起的急性肠胃炎,不过没有大碍,没给胃部造成什么伤害,我开几副药,吃完就好了。”

灵幻新隆点点头:“麻烦您了。”

拿了药,灵幻新隆去饮水机处接了一杯热水,参照医嘱让影山茂夫把药服了下去。

“给您添麻烦了,师匠。”

“……”灵幻新隆放下水杯,“我说你小子,其实是觉得我很闲所以才给我打电话的吧。”

“诶!?!?”

影山茂夫猛地诈了一下。

“……果然是这样。”

“对不起,师匠。”

灵幻新隆感到心痛,非常心痛。

虽然是真的很闲。

“……但是,”

影山茂夫将双手交叉合拢放在腿上,此时窗外的太阳已经化开早晨的冷流和云层,一点橙色的光线从玻璃窗透了进来,映在影山茂夫微微低着的侧脸,在灵幻新隆的方向看来,影山茂夫的轮廓因这点晨光格外的模糊了。

影山茂夫说:

“谢谢您能来。”

一小瞬的沉默,一只大手揉了揉影山茂夫的锅盖头。

“没什么,这种事。”

影山茂夫直起身子转过脸,先前全数被挡住的晨光穿过他的侧脸,照在了他的师匠脸上,那张温柔笑着的脸上。

“……师匠,我稍微有点累,能休息一下吗?”

“嗯,你睡吧,我会陪着你的。”

埋在枕头中的影山茂夫想,有这个人在,就连医院充斥的消毒水味,也变得让人安心了。

之后影山茂夫做了一个梦,一个充斥着暖黄色的梦。

-fin

祝我生日快乐。
顺便还债@白鞋子 

立个flag

我要画个手书,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

但是,我要画完。

【内心已经在疯狂的说不可能了】

……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,点梗……总之很对不起,我会记下的。

……这个博以后,大概不会更新了。

我会回来的……但不是现在,在很久很久之后,如果我能到达天堂的话。

emmm
消失一段时间。
填坑还是会填的……

【嘉瑞】斗·中折


*京剧猫paro
*瑞金是单纯的竹马,不要ky
*详情设定看上篇,这里不再多做解释
*就当看相声吧,悄咪咪@钴 
*前文可点最后的tag


我们的嘉德罗斯大少爷到了的时候,周围已经围起了一大圈人,堵的水泄不通。

啊,这里不得不提一下,这大少爷虽已是及冠之年,武功高强,身长却稍显缺憾——堪堪七尺出头*。

你别不信,武功高强的,又不是非要个个八尺出头,若是在大少爷面前提他这短处,你留个全尸都算好的了。

这不,人墙高大,大少爷是只能瞧见腾飞的道具和唱声,却是一点儿也瞧不见里头。

蒙特祖玛倒是会做,咳了两声算是提醒一下前面的人。

那人转过头来,入眼一蓬金发,再是那脸上的五角星,连忙拉扯前面的人,更前面的人也回头一看,哎哟不得了!这少爷今儿个居然出来了,赶紧的就给他让出一条路来。

嘉德罗斯这才施施然地走了进去。

近了可就看的真切了,而现下正是红脸*和白脸*对招,大少爷爱看的武打戏份,这不由得让大少爷的心情大好,一撩下摆就这么席地而坐,反正他也不在乎这些个天地浮尘。

两人随着锵声快速踏步,绕场迂回一周,再是愈靠愈近又绕一圈,一闪身,终于是打在了一起,这一打不要紧,倒叫是这大少爷挑了挑眉头,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。

大少爷笑什么呀?周围的人只在那叫好,只晓得这班子的打戏比别处的好看多了,看那力道,可比那些软绵绵的三流班子成器!

这横闪腾挪,一击鹰钩爪,一招铁板桥,后撑一个旋身,来个倒挂金钩,妙啊妙啊,好啊好啊。

这些个闲人第一次见这么精彩的武打,掌声鼓得雷响,那叫一个震耳欲聋。

可大少爷眼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,这不,单手撑着脸这嘴是越咧越大,别人当他看得开心呢,全然不知这大少爷其实心里盘算着,想找那白脸的打个架。

诶哟喂可了不得,大少爷莫不是失心疯了要去欺负平民百姓,人家一个戏班子怎么打得过他呀。

你别说,还真能打得过。

刚才谁都没瞧见,在那白脸躲闪的间隙,大少爷用了韵力射出一粒小石子,要是射到一般人身上,那肯定得打穿一个孔。

但场子上的打戏还在继续,也不见白脸的受了伤的样子,怎么回事?

那石子静静躺在离白脸三尺有余的地方。

这是石子还没靠近白脸三尺,就失了力道掉了下去,也没碎,但上面的韵力是被抵了个一干二净。

能抵掉大少爷的韵力,还能保附着韵力的石子不至破碎,此等功力,定然非凡人所属。

大少爷是有心一试那个白脸,因为大少爷从白脸起招时就看出来了:这家伙,一定不止是个戏班子这么简单。

那红脸的自然也不是,因为这二人一招一式过招之间皆是真功夫,不过比起是他在压制白脸,不如说是白脸有心放水,因为剧本上写白脸,定是要输的。

因此大少爷更中意那个白脸:能抵掉他韵力的人……哈哈哈哈,终于能有点乐子了。

所以大少爷抽出自己的大罗神通棍,横插进两人中间,强行停止了二人的打斗。

“……”

白脸看着大少爷,倒不说话,脸谱遮盖下唯一露出的紫色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大少爷。

可红脸的显然不是个冷静的性子,几乎是立马就喊了起来:“你干什么?!这样很危险的好不好!”

刚才若不是两人及时躲闪,怕是此刻就要挂了彩。

“哼,”大少爷抬头,“我做事,从来不需要给弱者解释理由,你,闪一边去。”

说着就是一棍子朝红脸扫了过去,意料之中的被白脸用武器挡了下来。

那是一把绿色的大柴刀,从相撞发出的声音质地来看,铸这把刀的材料定然不是凡品,一般人更不可能拿得动它。

“你到底想做什么。”

格瑞的声音隐隐有些怒气,表演被打断倒没什么,若是伤害他在世上仅剩的唯一一位亲人,他绝不会轻饶。

“果然有点意思……”

嘉德罗斯试探完,满意了,就收回了棍子,解下腰间的袋子丢向了格瑞。

“今天你们不用继续唱了,今晚给我好好把精神养足了,明天辰时,我还要在这儿见到你。”

格瑞伸手接住了袋子,不用掂量就已经知道这是一袋金子。

然后嘉德罗斯继续说道:

“明天,我要和你在这儿——”

“打一场。”

群众哗然,这大少爷居然向一个戏班子下战书?

“明天闲杂人等,要命的也都退开,我们走。”

大少爷说完就招呼了两个跟班,回身往府邸走去,却听见耳后风声传来,蒙特祖玛一伸手,接住了被抛回的钱袋子。

格瑞将烈斩扛回肩上:

“我不与人私斗,你的战书,请恕我不能接受。”

群众再次哗然道,这人好大的胆子,不仅拒绝了大少爷的战书,连说话也不毕恭毕敬,直接用你我相称!

格瑞还没打算原谅这一头爆炸金毛的大少爷伤害进这件事,居然还莫名其妙的邀战,怎么可能答应他。

“你!给我放尊重点!”

蒙特祖玛看不过去,用羽蛇——也就是她的那把大刀刀尖指着格瑞。

嘉德罗斯挥挥手,示意蒙特祖玛放下武器。

“哼,你不来……?”嘉德罗斯冷笑,“那我自有办法办法‘请’你来,不过到时候,那方式可不会像现在这么温柔。”

嘉德罗斯转身,双手大张,将整个圣空城囊括在这两只手臂间:

“我是这座城未来的‘王’,这座城的一切事物都在我的掌控内,即使你们是从城外来的,进了这座城,也同样被我掌控!”

而后嘉德罗斯收回视线眯起眼,格瑞本能的感受到了危险:

“你若是不来,你那武功平平的同伴会怎么样,我可不知道哦?”

“你——!”

嘉德罗斯没想到看似沉稳的格瑞居然直接提刀冲了上来,蒙特祖玛和雷德意欲阻挡,却一下子就被撞开了。

——好强的韵力!

“嘉德罗斯大人!”

蒙特祖玛出声提醒,嘉德罗斯自然不会就这么被撂倒,大罗神通棍在背后稳稳挡住了格瑞的刀。

“别急啊,我说的时限是明日辰时,现在在这打的话,会伤到平民的,你应该不想负起这么大的责任吧?”

格瑞只是不断加力不说话。

“喂喂,冷静点,我的手下们可都还在呢,他们可比你的朋友强多了——你总不希望我手下拿你的朋友做要挟吧?”

格瑞左右看了看,只要一声令下,那两个人就会往金那边冲过去,而自己不会来得及折返。

“嘁!”

格瑞只好松了力道,说什么不愿拿金做威胁,刚才不就已经一直在威胁了吗。

嘉德罗斯倒是心情愉快的很,今天这一趟居然能找到实力与他相当的人,一想到今后的日子不再无聊,什么烦闷就都消失了。

“走吧,记得要准时,我可不喜欢不守时的对手。”

格瑞沉默的走到金面前,直接拽走他的发小,一丝眼色都没丢给嘉德罗斯。

两方人马各自回到住所,各怀鬼胎。

格瑞这边回到客栈,和婶婶打过了招呼,却发现婶婶早已烧好热水:

“去把脸洗洗吧,你们的事儿啊,婶婶都知道了。”

金怒拍桌子,生气的大喊:“那个拽金毛!气死人啦!什么拿我要挟格瑞,他这是瞧不起我吗!”

格瑞把一把热水扑到脸上,回了句:

“你才刚刚练出韵纹,韵力都还不稳定,资历稍微高些就能把你做掉,当然拿你下手。”

“连格瑞你也这么说!?”

来自发小的打击,是让金彻底丧了脸,一个人闷声闷气的洗脸去了。

但话是这么说,一入夜,金又跑到隔间去找格瑞:

“格瑞,难道你明天真的要去?要不然我们趁今夜逃跑?”

却不想这番话让格瑞坐了起来:“就这么定了。”

“诶?!”

格瑞手脚极快,不一会儿就收拾好了盘缠和必备品,从厨房顺了些干粮,当然不是白拿,格瑞放了些碎银,道具太大直接舍弃,两人轻装上阵,是真的要连夜逃走。

却不想大门还没迈出,一位女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两人身后:

“两位,这么晚出门可不好哦。”

两人来不及回身看清来人面貌,便觉得一阵强烈的目眩,随后伴随两声“扑通扑通”重物倒地的声音,两人纷纷昏倒,就这么不省人事。

“大少爷让我干的这活儿,可真让人下不去手,我还挺喜欢小金的……哎,他可千万不要怨我才好呀。”

那女子眨了眨盈盈闪亮的眼睛,伸手将格瑞只手提起,送回了客房,确认格瑞完全中招不会醒来之后,又再次出门,赶去的方向正是圣空府邸,而她手上,还抱着金。

来到府邸门口,也不通报,脚尖轻点就悄无声息的越过守卫踏过房顶,谁都没发现府里摸进了一个,哦不,两个人。

等一波巡逻过去,这女子才从屋顶翻身而下,直接打开了大少爷卧房的门,带着金跪在悠闲喝茶的嘉德罗斯面前。

“大少爷,这两人果然意欲逃跑,按您的吩咐……我把他抓来了。”

嘉德罗斯磕了磕茶盖,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这人交给你处置吧,你在城西郊外不是置了一间屋子,就藏那吧,看你挺中意这小子的,想来不会愿意放在我这儿。”

女子调笑道:“大少爷这看人心的本事真是让小女恐慌啊,怕不是连女儿家的心思都窥了去?”

“别废话。”

“嘻嘻嘻……”

然后那女子就带着金一起消失在了原地。

茶香四溢,风波不止。

——翌日

格瑞猛得睁开眼睛,看着从窗外透进的日光,知道逃跑失败,而金却不在房间内,惊觉大事不妙,正要翻窗去寻找金,却见婶婶静静地站在他身后。

“你要阻我?”

格瑞抽出烈斩指向婶婶,婶婶平静的摇了摇头,不紧不慢的掏出一封信,说道:

“你已有防备,我阻不了你,我来替大少爷传个信。”

“哼,不必看了,无非就是让我与他斗一场,至于金,是你抓去的吧?!”

“呵呵……”

婶婶的声音从稍显粗砺的妇女变成柔细的少女音色,眼前的“婶婶”也是大变样,黑泽柔顺的长发,含着盈盈秋水的眼睛,光华流转,正是昨晚那个女子。

她纤细的手轻轻抵开烈斩:

“莫担心,金好好的,不过是请你去比一场,还犯不着杀一个人。”

哼,鬼话连篇。

“比完自会把金交还给你,应当不亏吧?大少爷虽然嚣张跋扈,但对于约定,他还是会遵守的。”

眼前的少女笑意盈盈,眼宗的术式最为诡谲难缠,和她在这耗着,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。

“劝你们别耍花样。”

格瑞收回了烈斩。

“时间紧迫,你且随我来。”

少女款款走向一处密道,比出几道繁复的手式,这门就咔哒的开了。

“这处密道是手宗所做,能快速通向圣空城各个要点,本是圣空城主为要事而建,如今出了大少爷,怕是有个十几年用不上了,请。”

格瑞弯腰走了进去,少女摆摆手,示意一路顺风。

密道的门关上,一瞬间黑暗笼罩,但随着嗡嗡的机关运转声传来,四周的墙壁开始亮起荧光,少女忽然又讲:“这通道的速度可快了,你可抓紧点扶手,小心别被甩出去。”

谁会这么轻易被甩出——

绿灯亮起,格瑞几乎是以弹射的速度冲了出去,然后又戛然而止,前面是一方圆形平台,看来是已经到达目的地了。

少女又重新化为婶婶的模样,顾自喃喃:“小女是不会耍花样的,可大少爷……就不一定了。”

格瑞大概是第一次坐这么刺激的玩意儿,看他面色,显然有些惊魂未定。

格瑞脚下的圆台缓缓上升,而上方的密道出口也缓缓开启。

当格瑞完全被送出密道的时候,对面居然已经站着嘉德罗斯了,而四周被圈出一个巨大的四方,形成一个擂台,刚才格瑞的“出场方式”可谓是十分应景了。

看来是这两人算计好了的。

“哟,来的挺准时啊。”

“废话少说,要打快打。”

嘉德罗斯也确实不喜欢废话,格瑞话音刚落,他就抄起神通棍扫了过去,一道充满韵力的冲击波就朝格瑞飞了过去。

格瑞以自身为点旋转一周,挽出三道月牙形的刀刃,向那道冲击波甩了出去,两道能量两两相抵,炸裂于空中。

尘土飞扬间一道绿光闪过,那月牙形飞刃还剩一轮,旋转着向嘉德罗斯飞去,嘉德罗斯拿神通棍一扫,将那招式荡开的同时带起一阵风压,将尘土尽数散去。

两人开始向对方冲去,嘉德罗斯高高跃起,神通棍自上而下向格瑞压去,格瑞提刀抵住,两人这时便僵持不下。

“你有能和我相匹敌的力量,为何要像弱者一样讨生活?你大可以进入宗派,去学习里面的顶尖术式,告诉我,你为何流浪至此?”

嘉德罗斯俯视着格瑞,金色的眼睛在阴影里熠熠生辉。

“打便打,问那么多,你很闲吗?”

格瑞暗自发力将嘉德罗斯向上扫开,自己也跟了上去,两人单纯以武器相抗,随着相撞的铿锵声,一波波气浪也以他们为中心扩散出去,强大的风压吹的附近的平民都站不稳了。

两人落下,仍是嘉德罗斯在上,又是一次神通棍下砸,格瑞后撤闪开,之后借由神通棍奔跑而上,向嘉德罗斯横劈过去,被嘉德罗斯一招铁板桥化解。

嘉德罗斯用脚踢起神通棍,格瑞翻身而下,两人旋转两周,稳住身形。

“我真是好奇,你这般强大的人,到底为什么要过这种生活。”

“你管得太多了。”

嘉德罗斯笑笑,向格瑞伸出了手。

“我很中意你,要不要留下来陪我?”

格瑞趔趄了一下。

“…………你说什么?!”

“我说我中——”

“够了!”

格瑞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个大少爷就是个神经病,他不想再和这个大少爷纠缠下去,便说道:

“陪你打完一场了,可以放了金了吧?”

嘉德罗斯双手环胸,抱着神通棍说:

“你还没回答我要不要留下来。”

“……不要。”

“那就再打一场。”

嘉德罗斯已经完全确定,格瑞是唯一可以和他打的人,这样的家伙,怎么可能轻易放过。

“你?!说好了只打一场——”

“哦是吗?我说过我只打一场吗?”

嘉德罗斯故作思索的模样,转头问蒙特祖玛和雷德。

“是的老——”

雷德话还没说完就被蒙特祖玛蒙住了嘴。

“没有,大人,您说直到您满意为止。”

“听见了吗,要么留下,要么再和我打,否则那个傻小子我是不会放出来的。”

看着嘉德罗斯和那两个人一唱一和的耍赖皮,格瑞气的浑身发抖,他也不是没见过赖皮的,一般都是打一顿就好,可眼前这个烦人的大少爷他还打不过。

“你……不可理喻!”

格瑞提刀又是一道刃气飞过去,不过纯粹是为了发泄郁闷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”嘉德罗斯一个闪身躲过,笑得张扬,“留在这有什么不好?我保证,吃饱穿暖,不限制你自由,你只要每天跟我打上一场就好。”

“……谁要留在这陪你!”

又是几道绿光飞来,嘉德罗斯不还击,只闪躲,边闪边继续说:

“要是你还不愿意,那个傻小子我也可以破例让他住进我府里,给他找点事做,实在不行我就教他几招。”

“……”

格瑞忽然停下了攻击。

“怎么,想好了?愿意接受了?”

“不……”格瑞抬头,“我和金,谁都不会留在你这。”

嘉德罗斯有些不耐了,他是第一次如此大费周章,费尽心思请人留下,然而对方仍然不领情,这让他开始思考试着用一些极端手段。

“我们在找……一样很重要的东西,绝不会停在这里。”

哼,原来是有事在身……不过什么东西是他这样的人还找不到的。

“你在找什么?我可以帮你找,圣空城不缺人手,只要你愿意,我就可以帮你。”

可以的话,嘉德罗斯并不想用什么不太光彩的手段,虽然耍赖也不太光彩就是了。

“不用,这是我们俩的事。”

嘉德罗斯真的是忍耐到极限了,从来都是别人有求于他,这是他第一次有求于人,可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他的退让,这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放!

这心里话要是被格瑞听到的话,格瑞估计会破口大骂:你这像是有求于人的样子吗?!?!

“早知道……昨晚在你逃跑的时候就直接把你搬到府里去。”

“动手。”

格瑞察觉不对时,他已经再次中招。

可恶……注意力全被这神经病吸引了,居然又中了同样的招数……

在格瑞闭上眼之前,他这么想道。

“大少爷,那,金……”

“……先放到我这。”

“好。”

-TBC

以下资料均来自互联网:

*这里的七尺是汉朝的尺寸,大概是21-23厘米左右。

*红脸:好人【不是 一般用于表现忠贞,英勇的人物性格,多为正面角色。

*白脸:一般代表阴险,疑诈,飞扬,肃煞的人物形象.

你们猜女子是谁啊x大概都能猜到吧2333
结果还是没写完……mmp,我已经开始怀疑三折能不能写完了。

看到我那一大堆推荐,想必你们知道即将发生什么……
不不不,没有没有我说笑的。

那个,《斗》这篇没有多少恋爱描写的,看标题就可以猜到跟《火》那篇一个尿性的(・_・;

你们不要对我写恋爱文有太大幻想……

夭寿啦!偶像八音写金瑞啦!!!!!
文笔还是那么好哦呜……
不过大家别担心,我这是嘉瑞only的。
绝不会因为八音跑金瑞我也跑金瑞的。

——这话听着真像flag。

补考!过了!我要!产粮!!!!!
斗下和起风提起过的西幻pa写写写!!!!

不谈恋爱还谈什么。

AlSiP/铝硅磷备考中。:

谈伟大友谊、


谈互相利用、


谈秘而不宣、


谈貌合神离、


谈精神依托、


谈支持反对、


谈忽近忽远、


谈藕断丝连、


谈一厢情愿、


谈两败俱伤、


谈后会有期、


谈前程孤独,


谈这些“不会变成恋爱的男女/男男/女女关系”。


当然,也可以是胜似恋爱的关系。在任何背景下,都可能出现的关系。校园也不例外。


当然,如果你觉得同人文的唯一目的就是看人谈恋爱,那当我没说。
@Dylan Zimmerma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