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有寂庭。

荒山有乔木,乔木藏庭径。

要是这次历史口语考试不过,那各位江湖再见吧。

删掉了删掉了,就算是为了防止坑掉也太难看了……

祝自己生日快乐XD

lofter这边就许愿喜欢的cp有好粮出现叭!

今年也要开开心心的!!!

不行实在太想看那个画面了就瞎涂了一下满足自己


总觉得我好惨


滤镜拯救我色彩


P1滤镜P2原图

【觉柠】浮空星辰


*我真的很喜欢剧版少革,两人在夜幕下,在清浅的水上跳舞的那一段画面。

*没头没尾




——星辰在头顶、在脚下,我握着他的手,仿若置身宇宙。





“要和我试试看么?”


他伸出了手,而我没法把视线从他那带着半指手套的手上挪开,为此我没有拒绝的权利,只得抓住了他的手,以遮住那该死的,性感的手腕——但愿我掩饰住我的不自然了。


好吧,在我握住他手的时候他就笑了,我想我在掩饰这方面上完全比不过经验老道的他,真不公平。


那干脆自欺欺人到底,我偏过头不去看他,但那皮质手套轻轻摩挲起我的手,我感到手腕被抬起,我再一次毫无选择的回头去看他。


他就着作势要吻我手的姿势,眯着那双眼,对我笑着说:


“准备好了?”


我感到头皮炸了开来,哦,我真想逃离这里,他总是为了让我难堪似的拨撩我!


“……水上不比地面,你确定我们不会掉下去?”


掉落的失重感与夜晚湿透全身的感觉可不好受——但现在的我好像说什么都像是在掩饰。


就在我话音刚落,他忽然拉过我的手,我反应不及地被他拉了过去,而后我感到我的腰侧扣上了一只手,是他的手。


该死,该死,该死的!


我心里发了狠地咒骂,但耳根子也烫得令我发飘,我提不起一丝力气去抵抗。


相信我,抓紧我的手。


他在我耳边说完这句话后,我感到熟悉的弱电流环绕在身边,再渐渐聚集在脚下。


反斥力托起我们的脚、乃至整个身体——真的浮起来了。


哪个男孩会不为新奇的体验感到兴奋呢,就连我也无法避免,我不自觉地握紧了他的手。


他带着我,跨出一步、两步,就像哈尔牵着苏菲的手那样——虽然我们飞离地面只有一厘米,但脚下什么都没有,却好好站着的体验是真实的,也是梦幻的。


湖边越来越近了。


我们跨越了那条边界。


脚步稍稍下沉了一些,他察觉到我的紧张,再一次安慰我:别怕,交给我。


我们的脚掌踏在水面上——只是刚刚好悬停在水面上,但那看起来真的就像踩着水面,稍有动作就会打碎湖面的平静,漾起一圈圈波纹。


连着那些星辰都化为碎片,降落在身边。


此时,两颗本该相斥的星球在宇宙中心相遇,紧靠在一起。

【风火】half


*还没完全黑化的风x火

*半梦半醒的ooc产物



火精灵被藤蔓卷着,前方的一切障碍像有生命一样,向一旁退开,让出一条道路。


这并非火精灵轻敌大意被卷了去——他是自己乘上这列“快车”的。



——几天之前,火精灵不断收到风带给他的讯息:不要靠近森林。


而自那天之后,他失去了一切风箭手的踪迹。


于是他无视了警告来到了森林入口,却发现森林封闭了——火精灵怎么走都绕不开入口的那片树林,往森林内部去。


他只得大喊:风箭手!你再不出现我就放火烧了这林子了!


森林里安静得出奇,他如此大喊都不曾惊动一只鸟儿——或是这森林已经没有鸟儿居住了。


于是这支藤蔓出现了,绿色的藤身上斑驳着紫色的斑点,活像发了霉。


它静静匍匐在地,等着火精灵动作。


火精灵自然是让它带他去找风箭手的,于是他就被藤蔓卷着,进入到了森林的内里——


腐败的气息,所有植物都耷拉着,活像被下了毒,紫色的毒。


火精灵心悸得越发厉害了,他看着点点紫斑的藤蔓忽然开始害怕。



他看到风箭手了。


他不敢确认。


那是曾经那抹绿色的风吗?


紫色侵蚀了一半的身躯,看起来痛苦极了——风箭手全身都在颤抖。


他挣扎着控制自己抬起头来,睁开已经被紫色浸染的双眼,喑哑着嗓子:


你、总是……要跟我、唱反调……


火精灵很想说,对不起,我不敢了,可身体不受他控制,就像他现在吐出了完全不一样的话:


你管我?


火精灵是唯一一个能把风箭手气得七窍生烟的人了吧,可说实话,风箭手现在没有空暇去生气了。


就如巫女所说,顺从的接受就能免除痛苦,可他还是抵抗到了现在。


他的时间很紧,一点一滴逝去都是巨大的损失。


藤蔓松开了火精灵,终于被紫斑完全侵蚀,变作一滩烂泥。


火精灵落地时有些踉跄,他想遮掩自己的慌张,以风箭手的笑宣告他的失败。


虽然风箭手真的非常不希望火精灵来到这里,但他没法撒谎。


不希望他来的话已经跟火精灵说过了,那剩下的就只有:


见到你真好。


这回火精灵再没什么无聊的面子上的想法了,他慌张的扑到风箭手身上,眼泪毫无预兆地就这么流了出来——火精灵没意识到自己居然已经害怕到这种地步了。


自己和他真是半斤八两,风箭手想,侵蚀的过程太缓慢,让他也产生了恐惧了。


他的记忆在模糊。


风箭手很清楚,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基本上已经忘了所有的事了,他撑死才留住了这么个名字,留住了那火的颜色。


好了,好了,现在他见到了,风箭手摸到了火精灵的脸,他的眼睛已经开始看不清东西了。


松懈是很致命的,侵蚀的速度加快了。


风轻轻吹动火焰,说,最后和我跳一次舞吧。


跳起他们的第一支舞。



——风箭手,风箭手。


火精灵好似颠簸在大海上,他伸出手,去呼唤那个名字,试图能抓住一块浮木,期望能得到一个回应。


可那个名字的主人只是亲吻他的脸颊,他的额头,他的眼睛,他流下的泪水,紫绿斑驳相交的皮肤贴着他的。


风箭手没有回应,只是一下一下,把现在的自己楔进火精灵的最深处,他怕多说一句,能留给火焰燃烧的东西会多散一分,他知道自己一旦回应了火焰,那火焰就会放弃燃烧他自己,和他一同陷入那污浊的沼泽。


他不愿。


往后我不认得你,却是要叫你记住我一辈子了。


风箭手半是愧疚半是无可言喻的窃喜,他想,他在心底对火精灵说,原谅我,原谅这已堕落的风,还在想着如何占有你往后的生命。


他再抬首去捉火精灵的唇,和他交换了一个深远绵长的吻,他将自己的津液和氧气尽数渡给火精灵,说不出口的话,未竟的念想,权当用这些交换了罢。



忽然有一天,人们发现这段时间都没有见到火精灵的身影。


正当人们猜测火精灵是否遇到了与风箭手一样的境遇时,森林爆发出了不祥的紫光,堕落的守护者踏着一地的枯枝败叶,将那毫无慈悲与怜悯的箭尖对准了人们,带着鲜红的毒,风卷残云的席卷了全国全境。


堕落的守护者不记得任何人,连同曾经立下的誓言也一同忘却:关于森林的,亦或是关于那抹跳跃的火焰的,他有的只是黑暗破坏的本能。



堕落的守护者不会动摇,他意志坚定就如同以前的他。


他坚定地同深渊一道。



呵,月光魔法师轻笑,你该去那片最炽热的,栖息着龙的地方瞧瞧。


你那黑暗的意志并非坚定毫不动摇。



堕落的守护者照做了,他很自信,黑暗的力量无人可以抵挡。


于是他看到了比那鲜红的毒还要艳丽的红色——这并不正确,那红色并不艳,并且带着些许柔和的光晕——但那股火光确实灼伤了他的眼睛,并且那股灼热一直烧进了他身体里,某处名为“心”的地方,那个本该空荡的地方。


那灼热擅自在他的胸膛里不规律的跳动起来,让他喘不过气,难受极了,却又让他觉得雀跃。


周围燃起了火苗,那火苗不规律的摆动着,靠近了堕落的守护者,全无杀气的火苗让他不知该避开它们还是任其靠近——他最终没有避开。


这种感觉熟悉极了,他抬头看去,只见那红色悬浮在他的正前方,带着不屑的表情。


“拉开你的弓,我和你,有笔账没算完。”


可轻轻烘着他的热气,却好似情人一般粘腻。



——也许无人可以抵挡这股黑暗的袭来,但它绝非不可动摇之物。

哎……难受,姜饼人这次周奖励结算的更新太让人难受了,快乐减半,最期待开箱惊喜感没了。

等等等等风风黑化过程我还有想脑的啊!!!

车啊!!!


是黑化之后就不记得火的设定,风正黑化,才一半的时候风被火找到,然而事情已经无可挽回,风可怜兮兮说“我的记忆在模糊,被侵蚀”,然后风就着那染上一半的疯狂与直白和剩余一半的爱意和温柔,和火干柴烈火了一发——


然后风就啥都不记得辽,黑化之后刷副本终于刷到龙之溪谷见到火的那一瞬间——


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就断在这挺好的。

【?】腐败

 @SAE。 

*听说海哥想看黑风暴揍火哥。

*结果全程都是满足个人恶趣味的私货。

*写到后面完全我流写法了,剧情cp成谜。



那是不祥的,枯萎的,腐烂的,堕落的紫色。


不纯净的,毫无慈悲与温柔,大肆破坏的风。



暗黑魔女翘着二郎腿,坐在在她的法杖上,自上空饶有兴味的看着地面上那个人,还有月光魔法师难以置信的表情做调味品,简直美妙极了!暗黑魔女直想拍手叫好:哈!连你们那最纯净的风也堕落了,多么滑稽啊!


这该是个值得庆祝的事,不是吗?!


一旁的恶魔毫不掩饰的挥舞着手杖,大笑“正义的使者”也要加入他们那一方大肆搅乱这个世界,而天使捂着嘴,她一定伤心极了。


哎呀,还有谁呢?暗黑魔女的眼睛转了转,勾起嘴角,对了,还有火精灵这个“大恶人”,她看向那一直沉默的火精灵。


快上演一场好戏吧,赶快让这甜腻到无聊的一切结束,给这世界换换口味!那股子在烤制暗黑魔女时加入内心的恶趣味整个儿地溢了出来,如果不是要保持一个聪明的坏魔女风度,暗黑魔女能笑倒在地上,这一出真是太太太滑稽了!


沉寂许久的火精灵终于张开了嘴,阴影笼罩他的脸庞,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。


“……风箭手?”


紫色的身影动了动,施舍般的向火精灵投去一瞥,张口吐出了清清冷冷的三个字。


“我不是。”


说错了,那是地狱里爬出来的,幽怨的三个字。


火精灵知道,他从第一眼开始就知道了,因为他从那双眼睛里看不到自己了。


而他只是没法儿立刻接受,没法儿……接受。


那是他喜欢的人——也许是可以定义为喜欢的,盖因那风把火烧得越来越旺了。


而那双清绿的眼睛里却也透着水,轻轻压着火,让他不至于飞离地面,飞到遥远的天上去。


彼时偶尔对望一眼,他总也能从风箭手的眼睛里找到自己。


可“他”没有。


那双紫色的眼睛是一潭死水,映不出火精灵,也映不出任何人,是腐烂的泥沼,漂浮黏腻肿胀的尸块,看不见爱,亦不会有慈悲。


“他”忽然冲着火精灵笑了,那笑和风箭手实在太像,火精灵愣了神,而后绷弦之声响起,一支离弦的箭便向火精灵疾驰而去。


一切都来得太快。


黑羽展开带起狂风,群魔乱舞中“他”升上高空,看着因躲闪不及被箭刺中手臂的红色,丝丝缕缕黑色蔓延,试图连那精灵都一同污染。


这可太痛,太冷了,那痛在手上,可也连同着火精灵冷到冰窟里的心冻进了灵魂里,还可恶的混着那污浊黑暗。


那黑暗回荡声声细语,用着火精灵最抗拒不了的声音:来呀,来呀,随同我一齐堕落罢。


火精灵压抑着痛呼与颤抖,恶狠狠的将箭从手臂中拔出折断,他抬头,露出以往的笑,可谁都能从那笑里看到极顶的愤怒。


“你这风,吹什么吹!吹得这么大,没人告诉过你,有时候,风会把火越吹越大吗?”


飞是吧?一副高高在上的俯视姿态?火精灵攥紧了权杖,谁还不会飞怎么的?!他要把那混账丑不拉几的羽毛全部烤焦,还要叫那东西滚出那副身体!


“你给我把他——还回来!”


热风逼人,“他”看着那炽热的拳头,扯出一个极端诡异的笑,下一秒火精灵的拳头打在了他的脸上——打空了。


黑色的烟雾遮住了火精灵的视线,然而流动的空气叫火精灵反身格挡,而后重重的一脚将火精灵踏进地里,砸出一地碎屑,却叫火精灵寻到机会,他双手抓住了“他”的脚,堪比岩浆的热量烧灼着皮肤。


“喂喂,真的好吗,毕竟这副身体还是『他』的啊。”


没有感情的眼睛和嘲讽的笑,还一副感知不到痛楚的神情,让人看了就火大,最可恨的是,那是同一张脸,同一个身体。


“你给我滚!”


火精灵万策无法之下只好将人轰出去,是了,火精灵差些忘了,说是要打,却不能万万不能真伤到的,可对方这就更有恃无恐,那箭尖指着自己,瞄准的处处都是要害。


“「我」也是『他』啊?你看,一样的脸,一样的声音,我哪里不像『他』?”


忽然,“他”沉声道。


“他也一样,你也一样,”那双眼里忽然流出了愤恨,“为什么要拒绝我,要拒绝黑暗呢?”


弓弦拉得更紧了。


“我要把你也关起来,就像关住他一样。”


有着奇异纹路的眼罩遮住了“他”的眼睛。


“——别想逃避黑暗。”


狂风旋转着撕裂空气,那夹杂着浓浓黑暗的风铺天盖地的向火精灵涌去,一下、一下,浪潮似的,压得火精灵喘不过气,终究被风铐着,四支箭羽穿透过他的手脚,将他钉在地面上,那被灼伤的脚再次踏上他的胸口。


“他”俯下身来,握住火精灵左手的箭尾,恶意的搅动着,看火精灵咬紧牙关忍住痛叫,看血从他嘴角溢出,“他”便掐住火精灵的下颚,舔去了火精灵嘴角的血还不够,要把舌头也伸进火精灵的嘴里,把里面搅上个天翻地覆。


那应当算不上一个吻,但火精灵仍被搅得七荤八素,手脚动一下都是疼,别说还要去抵御那时刻想要侵蚀他的黑暗。


毕了,“他”将那支箭羽拔除,拉起火精灵绵软的手抚上额头的“心脏”。


“你看,『他』就在这里,我就是『他』,没有什么不同的,非要说的话,就是我更强大些,更直白些,更不择手段些。”


那笑在火精灵看来一如既往的让他恶心。


“所以,你也同我、同我们一起堕落吧?”


只要你堕落了,爱你的就只有我,爱『他』的也只有我了——『他』断然是不会爱堕落的你的,自此『他』就能被我永远囚禁在心里。


我要你爱我,却不能爱『他』。


火精灵的视野开始模糊了,他就快要抵挡不住了。


“够了——!”


一声娇呵刺破狂风屏障,真正排山倒海的海浪冲进两人之间,将火精灵卷走。


海妖精扶着虚弱的月光魔法师,一旁的勇气将火精灵接过,“他”又恢复了冷言冷面的模样——仿佛刚才疯狂的不是他。


火精灵昏迷前为数不多的记忆片段,是海妖精连同一众对峙那个堕落的“风箭手”,暗黑魔女自然是不嫌事大的帮着“他”,但挡不住这边人多势众。


最终海妖精成功将他带回,临走前,“他”的一句“我会等你”从远方穿透他的耳膜,直刺进心脏。


疯了,都疯了。


火精灵阖上眼前最后这么想道。


梦里他见到风箭手,还是那样清澈的绿,怡人的芳香,吻他时的风都是暖的,带着阳光的味道。


可一转眼就变成腐烂淤泥,混杂着血与痛楚的撕咬。


火精灵感到自己正在被撕裂,他被分成了两半。


而后他在痛楚中惊醒,在众人担忧的目光中吐出一句“我没事”,起身返回了龙之溪谷。


他拆开身上的绷带。


荆棘般的黑色缠绕在他的身躯上,就好似恶魔舔舐拥抱着他。


——你终将堕落。


-fin

我,什么,时候,可以,拥有,星耀!!!